小腦圖書館 醫藥處理

NAC最新情況

(僅供參考,請和醫師商討詳情)


  我知道 NAC 是一種抗氧化劑, 但那代表什麼意思 ?

雖然氧是一種非常重要的分子以至於人們無時無刻不能缺少它。 但它也會造成一些損害,在某些情況下,例如當細胞受損時,正常含氧化合物的損壞(你知道嗎?脂肪、糖類、和蛋白質全都包含氧! 它無所不在)能夠造成「氧化反應物」(reactive oxygen species)的產生,它是氧的一種,會進一步的損害細胞。


  氧化如何損害細胞? 如果你能想到另一種氧化造成細胞損害的情況,眾所周知的是在車庫四周稱為生繡的情形,這樣,你就很容易瞭解氧化的含意了。生繡是氧化對金屬造成的損害,特別是所有的金屬都含有鐵。 另一種氧化物反應 - 過氧化物,能夠在居家時被發現。 它常被用來加強頭髮的顏色(但它也會造成頭髮乾裂,損害)或清潔傷口四周,擦拭皮膚傷口。過氧化物有它的用處,但沒有人喜歡生繡。 同樣地,在細胞內,氧化物反應對細胞 「清理」 很重要。 但聚集「生繡」只會進一步損害細胞,有時,損害會大到難以修復。

NAC 如何運作?


  NAC是一種化學製品,具有抗氧化的特性。就像許多其他的抗氧化劑(硫氫基),它包含硫分子,它能很容易地結合並移動有關連的氧化物反應。 雖然一般的廣告業把焦點集中在抗氧化劑的效果上,但他們可能用其他的方法強調NAC對細胞功能的影響。 它似乎以增加細胞中的麩胺基硫(glutatione)來代謝。麩胺基硫(Glutathione)是另外一種化學藥品,好像對保留細胞中的能量很重要。 NAC可能以別種方式來影響細胞的功能,例如,能移除氧化物反應同時也能改變一些細胞內酸鹼(acid-base)的特性,酸鹼會影響其他化學藥品在細胞內反應的進行。 雖然部份這些影響對身體有益,但同樣地,部分這些影響可能對身體有害,在於NAC如何在適當時機在細胞內發揮作用。 「NAC 如何運作?」對此問題的答案是我們只知道一部份。


  其他的抗氧化劑包括麩胺基硫(glutatione)、超氧化物岐化(superoxide dismutase SOD)、觸梅(catalase)、維他命E、alpha硫辛酸(alpha lipoic acid) 和加鐵劑【使鐵加入有機化物(deferoxamine)】。 
 我們完全不知道那一種抗氧化劑較佳,因為它們全是分子結構,對許多不同的細胞都有不同的作用。


  NAC如何被使用?


  NAC開始它的臨床實驗從兩項廣泛地不同應用。它被用來作為分解黏痰的分解劑,意味著它可以鬆弛人們因支氣管炎、肺炎、囊胞性纖維症而產生肺部及口腔的膿稠分泌物(膿稠分泌物起因於硫磺分子和分泌物的蛋白質結合,NAC能分解這些結合物)。 另外一方面,NAC多年來被用來作為Tylenol(acetaminophen製劑之商品名)使用過量的治療。 NAC 證實能增加麩胺基硫(glutatione)的水準因而保持肝臟的功能,麩胺基硫(glutatione)能夠幫助肝臟快速地分解毒素。


  NAC還有什麼其他的作用?


  目前,NAC在許多臨床情況的應用開始被研究,可能範圍從改善男人精子功能的不孕症開始、到降低中風病人的器官受損、到減少牙齒表面因牙醫器材而造成的傷害。發表的研究調查顯示有許多不同的結果,有一些研究顯示自NAC得到益處,有一些則顯示NAC並無太大助益。 劑量範圍從大約每天500mg到每天6000mg,在不同的研究調查方案中,有些是人體,有些是動物,都有被測試。 發表的研究結果顯示,發表NAC對行動失調病人的藥效研究上, 具有許多「狀況百出的軼事」(不同的體質,產生不同的結果)意味著他們各別地服用單獨、不同的藥物處方,而就某些特定種類神經疾病的劑量、副作用、藥物特效、對這些特定的問題,在研究的設計上,並不全探討其答案。因此,任何想嘗試使用NAC的個體都是「自願的」特別是知道正確的劑量是多少、期望對症有什麼幫助、及要服多久的藥。患有 Fredreich氏行動失調的病人在其不同結構的細胞中鐵的平衡似乎和疾病的發展關係重大,因此,在使用NAC時,應該特別小心,因為我們真的不知道是否這種抗氧化劑(除繡劑)的特性影響細胞中鐵的平衡對病人是好或是壞。


  服用NAC有沒有任何副作用?


  從以上的討論我們可以明顯的知道NAC對身體會產生許多效果。常見的副作用包括頭昏、倦怠、噁心和流鼻水。 致命的或嚴重的副作用包括對肝臟產生毒性和支氣管痙攣。 因為服用陌生的藥品,因此,在服藥後短時間內發生副作用的任何症狀都應該和醫師討論。 NAC不應該和某些抗生素、鐵、銅或過氧化氫、同時服用。 鐵和銅常存在多種維他命丸中。


  在考慮未知的利益和潛在的風險下,任何人若選擇使用NAC時要特別小心. 對於下定決心要開始或停止服用NAC或其他藥品前,就你的情況和你的醫師商議,是無可取代的。

張棟樑/張忠慶譯自Generation 2001 春季刊